骨殷冥翼

对我就是一直没上心回想结果突然收到了这俩的冲田回想。。。怎么说看着这俩的对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爱❤!不过因为毕竟是不好的回忆么,说话的语气略心疼,最后简直想抱住这俩。。。别哭么么么!

P1 清光:抢一回就这么开心啊?【宠溺脸】
安定:之前你老是抢我的,这次叫什么,叫风水轮流转啊哈哈哈!。。。还有你都受伤了别说话快回去进手入室啊!【谁让他们打你来着,当我不存在麽!?】
清光:嘛,你开心就好。。。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你没事就好啦【摸头】
P2-3 清光:诶安定原来你喜欢马啊,下次跟主公说说咱们以后就照顾马儿好了~
安定:。。。。你就是不想去耕地而已吧!先说好,这个我可不会再帮你干活了哦,其实照顾马儿也很累啊,哦衣服也会弄脏呢。。
清光:。。。你姑且当我什么都没说吧【扶额】
P4-5 安定:尽情放马过来吧!!
清光:我可不会放水啊!【不过出招还是小心一点吧万一伤到媳妇儿就不好了。。。而且媳妇儿跟我招数一样简直就是对镜子啊】
来展示一下终于出息了一次的,我丸的安定~对,清光轻伤之后就爆发了,这也是唯一一次我丸清光受伤。。应该不是故意让媳妇儿心疼的吧【怀疑脸】基本上内番他俩我都是放一组的,当田就是清光一如既往的嫌弃,安定发挥为人妇的作用【并不】让他好好工作,饲马上两个人好愉快的达成了共识,然而我最萌的是切磋的时候两个的对话,简直就是对着镜子什么的。。。萌一脸血啊!!
但是萌归萌,你们俩什么时候内番可以不为零?【友善的微笑】真的无论做什么!这俩内番都!是!零!!!

这俩简直官配了有没有,过剧情的时候屠龙的眼睛基本上没离开过倚天,诶呀呀看着这俩小心肝都在颤抖啊!!武林至尊什么的不要太美好啊!!最后还有一只真相了的金铃儿,嗯,金铃儿盛世美颜傲娇属性,不说了我再去看看金铃儿去!!

真的是觉得,其实纪念碑谷里有意义的话真的很多,这不光是一个画风美腻玩法新奇的游戏呀。。。每次到这种对话都忍不住截图,每次一开始的时候也忍不住截图。。。第二部感觉比上一个更。。细腻了诶❤!!

论冰绡的美貌,完全不输于金玲儿啊!!笑着的开口的以及最正经的!❤!!

安定:清光泥奏凯!!!
清光:【摸头】谁让他们动你了来着,嘛,这可比看到我真身还让我不爽啊。。。好啦好啦,下次不抢了
安定:所以这就是你抢我人头的理由!!么!!?【怒摔】
终于集齐了冲田组。。可急死我了,来了清光就是死活不来安定,现在终于把安定小天使盼来了。。迫不及待的让安定当了队长,对,我的本意是让他快速升级的。然而。。清光,你无论当不当队长,最高经验都妥妥的啊!啊!啊!!

倾汉魏王情三千,系一人,清醒乌托邦。

TO:刘瑜
     有的时候,该放弃的就要放弃,该舍弃的就要舍弃,对于大汉的魏王,那个一直视为弱点而存在的,只有那个一直处在高山之巅的长公主而已。对于乌托邦外的我,那个一直能挑动心弦的,只有她一人而已。可是啊,可是。你从她幼时便跟着她,她的点滴你都知晓,她会给你回应,她的心里从来就有你的一方天地。我自她少时遇见她,她的童年没有我,她不会给我回应,她将我拒于心墙之外,不得窥见丝毫。
      我一直在想,我这般执着与她,为的究竟是什么,却是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不知道她心中我的形象,不知道她的想法。我不理解她为何不允许任何人的触碰正如她不理解我为何可以看似友好实则淡漠。或许,我们本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让武则天和伊丽莎白谈恋爱,这显然不现实。她想的,我不知道。她所经历的,我不知道。她不说,我不听,我们始终在自己的圈子里,伸手便可触碰到对方,到我们的双手始终下垂,在等待对方先踏出那一步。后来,我踏出了那一步,前方是万丈深渊,我不在乎,我妄图去到她的身旁,没有用。
       自从那个人的介入,我与她开始离得越来越远。你和刘璃不管谁介入局中,都只管下自己的棋,只管与对方博弈。你们的局,从不会因外物而溃散。当初游园会,四国齐聚,西域的公主妩媚多情似蛇。不知多少王公大臣拜倒,但她的最终目的却是你。天下皆知大汉魏王不过在意长公主一人,她似挑衅般对着刘璃说,魏王,不过是囊中之物。而刘璃看都懒得看她,只是勾唇道,你以为魏王是谁?他若是能看上你这般货色,那我看他还不如回炉重造得了。你以为他审美真的低到饥不择食寒不择衣?那西域公主听后不以为然,聚会时的舞姿依然妖娆,目光更是频频投向你。你却只顾刘璃是否吃好了。刘璃说那公主美,说她一直看着你。你笑了笑,说,恋儿这可是吃醋了?刘璃不屑勾唇,说,凭她,也配。你抬眼扫了那公主一眼,收回目光揉了揉刘璃的头,说,也就那样吧,跟恋儿比,差的远了。刘璃挑眉,傲娇的语气,说那是当然的。你看她心情好了,便也放弃了去找那公主事的打算。好歹,也是有利用价值的。
        但是我跟她不同。她生性多疑,与我更是。她不信任任何人,包括我。更何况,我在她看来,也就是不思进取的那种人,那种没有价值没有存活意义的存在。于她而言,没有价值,便是要远离的存在呐。或许吧,或许我真的弱小到被他人唾弃,想要改变却又无力改变。我可以为了她变强,却被她一次一次的打击,她泼的冷水,总让人想就此了却残生。我曾说你与我是完全不同的存在。是了,你是完美,而我漏洞百出。从小到大,我像是一个机器在逐渐崩坏般,变得越来越差,越来越差。我在想,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可是没有人可以给我答案,决定未来的只有自己。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懂。道理谁不懂。但不是人人可以做到的。
       我知道,我该放弃对她的执念,这样下去不仅害了自己更是让她为难,但也已经说了是执念,那便注定是无法轻易放下的存在。该怎么做?我将我注定无法实现的梦托付给你,你替我圆了梦,却也让我坠入更深的深渊,地狱的无边寒冷已刺入骨髓,黑暗将人吞噬,耳边不断回响着犯下的罪。应偿的罪。无法脱身,也慢慢在放弃希望。阳光已照不到这里了啊。
        我与她的局,已经快溃散了。到最后会如何,谁又知道呢。
                                                                        乌托邦外的玉

倾汉魏王情三千,恋一人,清醒乌托邦

To:刘瑜

      初冬到底是冷的。昨日那绵绵微雨,夹杂着点点冰晶,终是将末秋结束在了那化不开的浓雾中。当我立于栏杆旁俯瞰整个校园时,迎面的寒冷使我愈加眩晕。眼前的世界在那一片浓郁中早已没了它本来应有的样子,仿佛前行之路根本不得方向,每一步都会濒临万丈深渊。从心理上来说,这是不是就是在冰刃上行走呢。入目的落叶被打湿,无力的躺倒在地上,每一个人都是步履匆匆,对身边的迷雾视若无睹。是啊,仔细想想,高中不就是这样么,从高一开始,身边的风景就再没有欣赏的意义,所有人的脑海里,除了学习,就是学习。

       但我知道她是不同的。她可以在这种机械的环境里继续做着有血有肉的人类,她可以保留自己的感情,她可以明确的知道自己真正的兴趣爱好,跟其他人一比,她是异类,却是令人羡慕的异类。并不是机器,而是活的有温度。那毕竟是她,是我困了五年的劫。

        于是想起来,在那个清醒的乌托邦中,刘璃也是这般我行我素,当所有人都已陷入癫狂,只有她能够做到冷眼旁观,坚决将自己从那一盘必败之局中拉出。当时你看着皇室溃乱,朝廷崩散,每一个人都装出一副无辜者的姿态,像是要拼命证明自己的清白以求脱身,无数的命官带着家人去庙里祈福,你看着那些荒唐的行为,就像在看一场杂耍,一出笑话。可你却坚信,无论你这盘棋如何下,她都不会牵扯其中。不光因为你的私心,还因为她的能力。那天,你如同往常一般去看她,如同往常一般唤着她恋儿,如同往常一般嘱咐她要照顾好自己。而她静坐于厅堂之上,端的是面对外人时那高不可侵寒胜冰雪的样子,直视着你,说,刘瑜,我不管你这盘棋如何下,我想要护的人,你一个都动不了。而你无奈勾唇,微挑眉角,颔首似是应了她的话。大汉魏王疼溺长公主,天下皆知。自小你便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这次自然也是一样。就算会把你的计划全盘打乱又如何,只要是她的愿望,便有去做的理由。这是那件事情的开始,又似是一段往事的结束。

        清醒的乌托邦是不被允许的存在,我手写剧本,亲自动线,绘出你们的悲欢离合,笑闹祭歌。我亲手编织出了这不被允许存在的乌托邦,又亲手将它毁成断壁残垣。我无数次站在那无边的废墟之上,周围浓郁的灰黑似要将我生生吞噬。我妄想挣扎逃离,却又徘徊不肯离去。我将我现实中永远无法完成的梦托付给你,可自己却在“现实”和“虚幻”中挣脱不得。我想我是入了魔的。如我一贯深知,“不疯魔,不成活。”

                                                                 乌托邦外的玉

他人言,自古正邪不两立。

他人言,自古黑白不相近。

他人言,自古男女不弃离。

在西方的神话,东方的传说。天使恶魔,仙佛妖兽,本是相看两相厌的,不应有情,若有便是六界不容。男子女子本就应该在一起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拥有爱情,再拥有亲情。若女子之间,男子之间有了情爱,便是天理难容,便是世人所恐,便是生灵驱逐。

可是,若真有违背所谓天理的存在,又应如何是好。你是天使,洁白的羽翼沐浴着神圣的光辉。我是恶魔,纯黑的骨翼容纳着罪恶的阴暗。你是光明,我是黑暗。相生相伴,有光的地方,必有影的存在。我爱你,你也爱着我。即使,我们都是女子,即使,我们本应是对立的两面。

当最高权威者知晓了这件事,也只是笑着,笑着将你我关于一处却永远无法亲近彼此。你哭着将手伸向我。那么拼命。你我的双翼已再无法展开。我轻握着你的手,贴向自己的脸颊。真好,还一如既往,带着阳光的感觉,那么温暖。

别怕,别安慰我,多想想你自己。终有一日,我会打碎这枷锁,还你无边自由。

情理法,情理法,就是这情理法,让我们失去了爱的理由,爱的机会,爱的幸福。就是这情理法,让我失了你,让你失了我。呵,多少傲骨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到头来黄图一抔究竟赢了什么。情理法。若是这情理法让你痛苦至此,便是翻了这天,又是如何。不为输赢,只为还你可以自由飞翔的天空。


L,M,F,Y是两盘双杀双死无解局。其实她们都知道,只是谁都不肯抽身离开。现在有一局终于双方避过要害擦身而过,却一个痛不欲生一个拼命掩藏。伤害可能是一辈子的。另一局分明一人已不屑离去,局势溃散。却有一人执着守着局势,拒绝离去也拒绝对手。我亲眼看着这两局从一开始的同心携手到现在的两败皆伤。亏我曾自诩身在局而心控势,却眼睁睁看着这一步步的错子纷然。徒守无用。

L,M,F,Y是两盘双杀双死无解局。分明已经再无出路可走,于是一局自散,另一局的痴人却不肯离去。守着这早已物是人非的景色作甚呢。那人知道,明白,只是不肯走。她觉得,好像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我在局外看着她笙歌纵酒,看着她伤人伤己,感同身受却不知所措。L,M许是变故太多,选择过错。F,Y许是中间人太多,更何况这一局的那人从始至终不肯正眼视友。何解何叹。我曾自诩身在局而心控势,却看着四人变成这幅模样,无能为力。